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南 会同县教学研究室(二)

做需要我们做的事,做好我们应做的事

 
 
 

日志

 
 

【转载】李佩甫让我内心疼痛了,让我眼睛有点酸涩(李卫东 连山小学 )  

2016-11-30 15:19:41|  分类: 2016年11月教师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佩甫让我内心疼痛了,让我眼睛有点酸涩

——读《生命册》有感    李卫东

李佩甫的长篇《生命册》,这是几年看过的最好的一本书了。这段时间懒惰,有时打打球,有时喝喝酒,有时神侃,有时旅游,有时看泡沫剧,就是不读书。前几天拿到了这本书,一看到书名,我心动了一下,该读书了,要不然我订它干吗,钱花了就得读。一篇好的文章,不光是语言和框架上的驾驭,还有是否读完会有疼痛感,刺激思维去思考。而不是读完娱乐般的没有留下什么,一笑了之。李佩甫的《生命册》一开始他没有大场面的铺开,只是一个无梁村,一个无梁村的孩子做引子。

        这个孩子是一个孤儿,无梁村养大的孩子,摸着无梁村众多女人奶子长大的孩子。所以他欠无梁村的,他不是欠一个人的,而是整个村庄。因为这些年他到省城一所大学当教授时,无梁村的人寻他,无梁村的电话找他。他终于在这些熟悉的声音中逃离,离开学校,离开教授的职位,去经商。

        李佩圃写无梁村的风,无梁的树,无梁村的草,还有无梁村的人,他没有写无梁村的山。无梁村没有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平原。他写无梁村的故事,他写坏或者低俗的。但我在他写的坏里,读出了人之初性本善和活着无奈。虫嫂一个一米四左右的女人,她嫁给一个不全活人老拐,不全活不打紧,他还背着债务。在结婚的第二天,虫嫂脱下新衣就去干活,第一天在无梁村干活就暗暗的在草笼里藏了集体的嫩玉米棒子。虫嫂在第三天回门中把这几个嫩玉米棒子穿上点心的外套送给了父母。她用偷养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供他们读书。当孩子们长大的时候,明白了虫嫂是村里人给他们的母亲手脚不干净起的绰号后,他们不再叫她母亲。虫嫂在孩子不叫她母亲的时候,她停止了顺手捎别人家东西的习惯,她离开了无梁村,进城走街串巷收破烂。她每次给孩子去学校送吃的或钱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怕别人看见她的孩子们有收破烂的母亲。她的孩子们嫌弃她,嫌弃她的样子,嫌弃她的贫穷,嫌弃她身上的味道。也就是像小虫窝蛋一样母亲养育了三个孩子,让他们都当上了国家人。她不全活的丈夫到死还把她欺辱了一番,其实多年来这个不全活的人也一直是虫嫂背上的一付担子,她要养活着他。一个这样的母亲,老的时候,她被女婿和媳妇大年二十九扔到门外,凄惨的自己回到了无梁村,三天后这个挣扎了一辈子的一米四的女人死了。她的儿女不来为她办丧事,唾弃过虫嫂的无梁村的人们准备埋葬她时,发现了虫嫂的一张三万元的存折。三个儿女为了存折回家要为母亲办丧事时,被无梁村的人拒绝了。无梁村的人请来了四班吹鼓手,还请了三个哭匠当孝子,风风光光的用三万元给虫嫂办了一个盛大的葬礼。

         那个无梁村的孤儿,丢了大学教授。在商海中滚爬,他曾吃过两个月泡面,饿过肚子,沉沉浮浮,他成了大款。在尔虞我诈的大染缸中,他做过好事,也做过坏事。但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无梁村的人。

        这个长篇其实我还没看完,我只看了一部分。就这一部分,我就想说点什么。李佩甫他让我内心疼痛了,让我眼睛有点酸涩。

        这几天,我在用心的读这一部分,所以我没出门。我不知道天空有没有太阳,下没下雨,空气热不热,我只是觉得这本书值得看。这个时代的刊物,因为大环境问题,或者说导向问题,里面总有一些不尽人意的篇幅。所以我并非每本书全部读完,只是挑挑拣拣的在读。每每读一本好的文章都让我像得了大奖一样兴奋和快乐。

         在不读书的日子里,无所事事,混吃混喝,如同僵尸,我失去了方向,失去了自我,只剩下一个人的躯壳,没有了思维。我决定还是要读书,在读书中幸福和喜悦,在读书中收获与充实!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